每部電影每個人觀看後,都會有不同的省思與評價,這部末日公投/末日哲學家,也同樣在網路上掀起兩極的評價反應。
有的說是包裝哲學思想的大爛片,有的卻是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導演想給觀眾的不一樣的思考。

劇情我就在此不陳述,單純就分享我看完之後的感受。

三次的實驗,三次不同的論調,第一次對於每個人的職業作為是否能生存的價值依據,此時我心裡想,萬一那時我不就像是那位書商一樣先被砰砰再說,因為核彈過後沒有電,沒有電哪來有電腦可以設計程式,進入碉堡機率等於零。
我們在社會上交朋友,是否也是依據他們的職業來做為判斷依據呢? 雙方認識,拿出名片交換,立委、議員職業很好用,可以用來關說,如果是在菜市場賣菜的那就再說。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論調,一旦要在荒野求生或是真正貢獻到生存價值時,那就一點派不上用場。

第二次的實驗再加上隱含的個人特質,同性戀、癌症患者、不孕者,來決定是否能進入碉堡存活,但是哲學與數字機率的計算還是不敵以人類存續的議題碰觸到人性的黑暗面,結局依然是破滅的。
我們在生活之中是否也會面臨到道德上的議題,當道德與存活無法兼顧之下,你會選擇的是?

當然最後第三次主導權跳出老師預期之外的方式,某種程度也是呼應影片後面老師與這位女學生Petra之間的關係。我想Petra 已經知道老師想要強留他在身邊的用意,因此挑選進入碉堡的人選就以能快樂的生活,勇敢選擇來面對接下來的死亡,而另一群以薯條哥為首的逃難群組,在薯條哥他的思維想法之下,也讓人拍案叫絕,這句"在全盲的國度裡,半盲的人依然是當國王的人選" 謂之為經典。完全跳 Tone,讓老師以邏輯驗證的規則完全破功。
看到這裡,我是否已經準備好快樂生活面對死亡這個議題嗎? 縱使今天醫生只告訴我能夠存活半年一年的,我該如何安排我的人生。

影片的最後,梗也破了,Petra也說明要跟著笨蛋的男同學James去康乃爾大學過著快樂的生活,而非以像是末日思維實驗生存優生學的方式跟在優秀的老師身邊,畢竟凡事不能以邏輯或是數字衡量一切。

是呀,我們在人生當中,有多少打量計較得失利弊,事情就真的如同我們預期一樣發展嗎?或許跟著最原始的那顆赤子之心,保有無私童真之思過著生活,日子才會覺得快樂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artin的世界

wjh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